传播土家族文化
传承土家族文明
传递土家族信息
传播土家族文化
传承土家族文明
传递土家族信息

乡集

时间:2020-11-13 16:09:00来源:土家族文化网作者:汪祖雅


微信图片_20201113160943.jpg

腊尔山镇的补鞋人。 孙立青 摄

微信图片_20201113160940.jpg

芙蓉镇场。 孙立青 摄

在我的山村,遇到乡镇上赶集,三天一集。过去是这样,现在依旧还这样。

不一样的是,现在赶集的人,很少去翻界了,要么开私家车,要么坐班车,也有骑摩托的。卧在山梁上的山路十八弯,渐渐地无人路过,荒草丛生,完全没了往日人来人往的热闹。

乡上的集,聚得快,散得也快。

以前上街赶集的山里人,要翻界,天刚亮就得上路,肩挑着扎实的一担,得走差不多三十里的山路走去集市卖货。到了街上,卖了货,吃了午饭,还得买日常用品,特别是米油盐之类的,又是扎扎实实的一担,背着,或者挑着往回走。不趁早是不行的,负担重路又远,只要一耽误,回家在山路上就要摸黑了。

乡集其实就几百米长的一个小巷子,除了百货商店和面馆,街道的两边都摆满了卖货的摊位。乡里人遇到没有摊位上来卖货,把背篓和扁担前面,放卖的东西,人只能在后面站着。买卖过程简单,讲好价,过了称就货币交换。街上,也不乏看相、算命、卖狗屁膏药、玩魔术等,趁着人多,找点生人钱的摊位。

集市上人满为患,煦煦嚷嚷。这时候,老太婆做的米豆腐、油粑粑、泡粑粑之类的东西销得最快。面馆这时也挤满了人,呼噜呼噜的吃面声,让面馆的老板喜笑颜开。遇上些值得一谈的话题,馆子里就变成了一个谈资的平台,随着方圆百里的来客四散开来。

人多的时候,小偷也趁机浑水摸鱼。一个乡里上来的壮汉,刚刚卖了树桶子,汗巴巴的辛苦钱刚刚揣进口袋,一个扒手用刀片去划,被壮汉发觉后推了小偷一把,推推搡搡就变成了要打架。这时几个人把壮汉围住,壮汉察觉事态不妙转身就跑,一群流氓马上上去追。一起来的乡里老乡,分不清哪些是看热闹的,哪些是流氓,也佯装骂骂咧咧地去追壮汉。跑到了一个山凹上,几个流氓跑不动懒得追了,正要往回走,却被壮汉的老乡几扁担打翻在地,跟着送去派出所。故事一时间成了乡集上的头条新闻,在四邻八寨流传开来。

赶集因为得赶时间,走路要匆忙一些。翻山越岭的道路上,前面人头涌动,后面也是人声鼎沸。山高路远,只有把自己买卖的事情办妥了,才敢悠闲和从容起来。赶集嘛,赶不上趟,只能怪自己的。

但山里人赶集,一般都结伴而行,老早就得约好,路上才有个照应。走不动的时候,也有人帮你。等你背不起了,换一换,他帮着撑一段路。都不行了,就找个地方歇一歇。喝口山泉水,抽支烟,等疲劳劲过了,就再接着走。

背的,挑的,搬的,都是指望到街上卖了换钱。好卖不好卖,有时候看行情,有时候也看运气。贱卖都卖不出去,那就只有找个地方寄存,等到下一集三天后再卖。

有时候太阳大,有时候雨天路面泥泞。家里如果没有当紧的事,散集回去谁也不会急着走。遇到会扯谈聊天的,摸黑回到屋,心里都还在半路上没有回去。

乡里的集,由来已久。“赶场打铁,一天到黑。”山里人要赶集,从早到晚,来来回回地一天就这么过了。

乡集的风俗,过去是这样的,现在依旧还这样。曾经山路难行,而如今交通便捷,我才发觉,过去是一场值得怀念的梦。

责任编辑胡津瑞
标签景点推荐    
0

乡集

时间:2020-11-13 16:09:00

来源:土家族文化网

作者:汪祖雅


微信图片_20201113160943.jpg

腊尔山镇的补鞋人。 孙立青 摄

微信图片_20201113160940.jpg

芙蓉镇场。 孙立青 摄

在我的山村,遇到乡镇上赶集,三天一集。过去是这样,现在依旧还这样。

不一样的是,现在赶集的人,很少去翻界了,要么开私家车,要么坐班车,也有骑摩托的。卧在山梁上的山路十八弯,渐渐地无人路过,荒草丛生,完全没了往日人来人往的热闹。

乡上的集,聚得快,散得也快。

以前上街赶集的山里人,要翻界,天刚亮就得上路,肩挑着扎实的一担,得走差不多三十里的山路走去集市卖货。到了街上,卖了货,吃了午饭,还得买日常用品,特别是米油盐之类的,又是扎扎实实的一担,背着,或者挑着往回走。不趁早是不行的,负担重路又远,只要一耽误,回家在山路上就要摸黑了。

乡集其实就几百米长的一个小巷子,除了百货商店和面馆,街道的两边都摆满了卖货的摊位。乡里人遇到没有摊位上来卖货,把背篓和扁担前面,放卖的东西,人只能在后面站着。买卖过程简单,讲好价,过了称就货币交换。街上,也不乏看相、算命、卖狗屁膏药、玩魔术等,趁着人多,找点生人钱的摊位。

集市上人满为患,煦煦嚷嚷。这时候,老太婆做的米豆腐、油粑粑、泡粑粑之类的东西销得最快。面馆这时也挤满了人,呼噜呼噜的吃面声,让面馆的老板喜笑颜开。遇上些值得一谈的话题,馆子里就变成了一个谈资的平台,随着方圆百里的来客四散开来。

人多的时候,小偷也趁机浑水摸鱼。一个乡里上来的壮汉,刚刚卖了树桶子,汗巴巴的辛苦钱刚刚揣进口袋,一个扒手用刀片去划,被壮汉发觉后推了小偷一把,推推搡搡就变成了要打架。这时几个人把壮汉围住,壮汉察觉事态不妙转身就跑,一群流氓马上上去追。一起来的乡里老乡,分不清哪些是看热闹的,哪些是流氓,也佯装骂骂咧咧地去追壮汉。跑到了一个山凹上,几个流氓跑不动懒得追了,正要往回走,却被壮汉的老乡几扁担打翻在地,跟着送去派出所。故事一时间成了乡集上的头条新闻,在四邻八寨流传开来。

赶集因为得赶时间,走路要匆忙一些。翻山越岭的道路上,前面人头涌动,后面也是人声鼎沸。山高路远,只有把自己买卖的事情办妥了,才敢悠闲和从容起来。赶集嘛,赶不上趟,只能怪自己的。

但山里人赶集,一般都结伴而行,老早就得约好,路上才有个照应。走不动的时候,也有人帮你。等你背不起了,换一换,他帮着撑一段路。都不行了,就找个地方歇一歇。喝口山泉水,抽支烟,等疲劳劲过了,就再接着走。

背的,挑的,搬的,都是指望到街上卖了换钱。好卖不好卖,有时候看行情,有时候也看运气。贱卖都卖不出去,那就只有找个地方寄存,等到下一集三天后再卖。

有时候太阳大,有时候雨天路面泥泞。家里如果没有当紧的事,散集回去谁也不会急着走。遇到会扯谈聊天的,摸黑回到屋,心里都还在半路上没有回去。

乡里的集,由来已久。“赶场打铁,一天到黑。”山里人要赶集,从早到晚,来来回回地一天就这么过了。

乡集的风俗,过去是这样的,现在依旧还这样。曾经山路难行,而如今交通便捷,我才发觉,过去是一场值得怀念的梦。

责任编辑:胡津瑞

推荐阅读
相关文章
专题专栏
关于我们|网站介绍|管理团队|欢迎投稿|网站声明|联系我们|会员登录|
版权所有:土家族文化网 地址:北京市西城区如意里3号楼1单元151室
技术支持:北京瑞武陵峰文化发展中心 服务热线:15811366188 邮箱:649158369@qq.com
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于网络或书报杂志,版权归作者所有或者来源机构所有,如果涉及任何版权方面的问题,请与我们联系。
京ICP备13015328号-2 鄂ICP备08100481号-2
版权所有:《土家族文化网》北京瑞武陵峰文化发展中心